【人工智能/金融】【行業資訊】人工智能更好應用于金融領域須加強人才培養(轉載)

“我國在金融科技領域存在很大的投資機會,新一代信息技術形成融合生態,將推動金融科技發展進入新階段。”日前,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楊望在第二屆中國金融科技前沿論壇上表示。

東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系主任、東南大學金融安全大數據實驗室主任劉曉星分析認為,當前,政策的支持以及企業自身的要求、社會大眾對于便捷金融服務的需求、數字技術的日新月異以及技術的支撐等,都驅動了金融科技的發展。而金融科技對實體經濟發展的驅動作用,主要表現在金融科技與實體經濟發展目標相一致,金融科技普惠民生,助力消費驅動,降低信息不對稱,提高投融資效率,構建全新信任關系,促進了產融結合等方面。

人工智能讓金融插上科技翅膀

事實上,人工智能尤其是數字智能的應用對金融原有業態帶來諸多機遇,促進了金融科技發展。信息化技術在金融領域的發展,基本上都會涉及到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在金融領域中,大數據在營銷、風控和投資板塊有很好的運用場景及優勢,人工智能在提升效率、客服、普惠金融、風控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同時,金融科技在解決小微企業融資中信息不對稱、信貸定價、引流互聯網化和區塊鏈優化供應鏈金融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中國社科院金融法律與金融監管基地副主任、副研究員鄭聯盛認為,金融科技對商業銀行乃至整個金融體系都產生了很大影響。金融科技緩釋了金融服務的時空限制,改變了金融服務的成本收益、風險格局、資源配置。此外,金融科技對商業銀行的沖擊主要體現在,在支付體系上資金性脫媒和技術性脫媒的變化,商業銀行需要匹配更高的負債端以及貨幣基金快速發展使得銀行表外業務受到很大影響。從目前實踐來看,商業銀行在人臉識別、風險管控、智能投顧等方面已有大量的應用。歸根結底,金融要做好風險轉換、信用轉換、期限轉換和收益轉換才能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對于金融科技內涵,中央財經大學龍馬學者特聘教授、研究生院副院長張學勇教授指出金融科技主要包括信貸科技、證券科技、保險科技、投資科技以及支付科技。金融數據識別用途主要體現在對公司或市場的描述上,首先是刻畫公司,通過大數據把公司行為刻畫出來,從而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其次是刻畫市場,通過微觀數據、互聯網數據或交易數據驗證市場交易規律;最后是刻畫個體行為,通過刻畫人物特征識別其對企業經營、市場交易行為的影響。

亟須加強金融科技教育與人才培養

中央財經大學校長王瑤琪表示,在當前新技術革命浪潮下,科技與金融的融合產生了各種新的金融業態、金融產品和業務模式,推動了金融行業的發展,對財經人才培養提出了新的需求和挑戰。在應對措施上,中央財經大學構建服務政府決策和社會建設的智庫,并成立了金融科技系,建立了金融科技創新聯合實驗室,不斷在金融科技的人才培養和學術研究方面進行積極探索,著力打造金融科技教育高地和高水平智庫平臺。

在中國金融科技教育和人才培養方面,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黃卓認為,金融科技學科體系缺乏共識、教材課程整體性弱及師資力量嚴重不足是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金融科技作為一個新生事物,其具體內涵、外延應如何界定還需要學術界更充分討論。金融科技應屬于金融學下面的分支學課,還是跟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或者說計算機有更緊密的聯系尚無定論。

“學術型博士及合格師資培養需要三四年時間,老師從進入這個領域到成為對這個領域非常擅長的學者也需要幾年時間,這對金融科技人才的培養帶來了巨大挑戰。”黃卓說,人才培養困境的解決需要學術界更多地和業界去進行合作、互動,和不同院系進行跨院系合作。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歐陽日輝在金融科技人才教育和培養方面則表示,首先,金融科技是互聯網新型網絡技術的業態研究,金融科技的研究和教學需要互聯網思維方式和開放思維方式來進行教學和人才培養。其次,金融科技人才在知識結構構建方面不僅要具備經濟學知識和金融學知識,還要具備技術知識和法律知識。最后,在教學方式方面,金融科技的教學面臨對教師的要求、對課程體系和教學目標的要求以及培養方式的創新。

金融業態的變化正促使著高校深刻思考怎樣培養金融人才,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守院長尹志超提出,對于金融科技人才的培養是培養金融科技人才還是懂科技的金融人才仍需討論。科技并沒有改變金融的風險屬性,但是它深深改變了金融業運作的模式,對人才的培養目標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在與業界人士溝通和內部研討下,尹志超指出對于金融科技方面的發展,人工智能與機器學習課程的掌握非常必要,本科、碩博士和學術型碩士要加強金融科技科學研究。未來金融科技領域的人才培養特別需要學界和業界合作,甚至將學生交給業務部門培養,這樣才能真正適應市場變化及金融科技市場的到來。

張學勇教授認為,金融科技教育應立足于金融教育,把科技工具納入進來,在數據驅動和算力數據下讓算法更準確。金融科技在金融學科的應用比社會科學學科應用復雜很多,應更加明確道德底線,尊重市場規則。